洛杉矶有“好莱坞”,孟买有“宝莱坞”,上海电影能打响什么牌子

摘要:上海早有“东方好莱坞”之称,如今要走向新的高度,打响“上海电影”品牌,使其既蜚声国际又独树一帜,就必须全面规划,各方努力,构建一个有完整产业链的制作基地(以上影集团为支柱)——我们可以姑且称之为“申莱坞”(Shenllywood)。此外,还需要一个与之配合的电影学派或者流派体系。

号角鸣,锣鼓敲,“上海品牌”攻坚战打响了,全市业界人士和广大市民齐声点赞。

 

“上海品牌”中有一项是“上海文化”,如何打造乃是一项宏大工程。作为“上海文化”分支的“上海电影”品牌,如何打造也是一项宏大工程。

 

上海是中国电影的发祥地。在建国之前,上海是全中国最早引进电影的城市(1896年);影院最多,且最早引进各种最新的放映技术;受左翼文学熏陶的左翼电影勃发,佳作连连,“为欧洲新现实主义电影预演”;《一江春水向东流》作为中国电影首部佳作大片,票房和观众人数都创当时全国最高纪录。在建国之后,上影厂年年推出精品力作,成了“新中国电影的指路标”;上海国际电影节是我国唯一一个被国际制片人协会联盟定级为“A类”的电影节;上海的票房雄居全国第一……

 

如今,在十九大精神的指引和各项政策的扶持之下,上海电影理应有更大的发展。如何打响“上海电影”这一品牌,涉及到许多方面。笔者认为,其中一个方面就是从打响理论研究品牌和文化创意产业品牌切入,努力创建“上海学派”(school  of  Shanghai)。对标国际,凡是能够称为“卓越的全球城市”的,无不有响当当的电影品牌,例如洛杉矶的“好莱坞”、巴黎的“高(高卢,法国的俗称)莱坞”、纽约的“纽约学派”、罗马的“电影城”、哥本哈根的“Dogma95”等。甚至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大城市也有各种影都或学派,例如孟买的“宝莱坞”、加尔各答的“孟加拉学派”、拉各斯(尼日利亚首都)的“瑙莱坞”等。它们对本国电影的发展和世界电影的多元化无不起着推动作用。

 

上述诸个电影之都或电影学派各有不同的产业特点、制作模式和影片类型,各有不同的风格流派和学术方向。上海早有“东方好莱坞”之称,如今要走向新的高度,打响“上海电影”品牌,使其既蜚声国际又独树一帜,就必须全面规划,各方努力,构建一个有完整产业链的制作基地(以上影集团为支柱)——我们可以姑且称之为“申莱坞”(Shenllywood)。此外,还需要一个与之配合的电影学派或者流派体系。这两者是相辅相成、不可或缺的。

 

早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著名导演兼电影理论家张骏祥与笔者在学术交谈时就明确指出,创作的繁荣离不开理论的探索。改革开放后,我国第四代、第五代导演的一系列佳作在国际上频频获奖,正是源于他们创造性地借鉴并吸纳了现代电影理论的精萃。现在要创建“上海学派”,靠一两位导演、一两家研究机构是不够的,必须提出一定的美学主张和创作目标,并以适当的方式公诸于世。“上海学派”电影应该以上海丰富的红色文化、海派文化和江南文化资源为依托,兼具主流价值观和市场认同,聚焦上海的城市精神和市井生活,融入上海的都市风景、时尚口味和老上海的风韵。其次,必须组建一个“创作共同体”,吸纳不同年龄、不同风格、不同地域,但美学、创作方向相同的导演、编剧、演员、摄影师以及各种后期制作人员,甚至跨界、跨行业的人员。他们中间应该有标志性或领军性的人才,也应该有富于创新创意精神的青年人才。再次,除了加强复旦大学、上海大学、上海戏剧学院等高校的专业智库建设之外,还应该集聚其他高校和学术机构的研究人员,广邀创作人员参与智库建设,并使业界与学界人士多多交流,一起探讨解决一系列迫切又重要的理论课题。

 

目前,创建“上海学派”、打响“上海电影”品牌的有利条件颇多。其一,上海拥有完整的电影产业链;其二,上海国际电影节为“海纳百川”的“上海电影”构筑了最佳平台;其三,上海金融市场和金融服务体系能为上海电影投融资提供有力的支持;其四,国际电影界特别看好上海电影的未来;其五,上海已经出台一系列电影扶持政策和措施,并且拥有众多的电影机构。我们应该发挥好这些优势,把上述工程做得更精更细,促使更多、更优秀的上海电影诞生,使上海电影活跃于全世界的银幕。

栏目主编:封寿炎文字编辑:封寿炎题图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雍凯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vasuagarbathi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