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不伦恋情 - 大嫂最后的防线
大嫂最后的防线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香蕉视频下载_香蕉热app下载_香蕉视频好吃好看又好用]

地址发布页:

下班了,大厅裏空无一人,办公室裏只剩下大嫂目光呆滞的躺在桌子上
原本梳理的整整齐齐有些花白头髮十分散乱,脸上布满泪痕,一只光脚蜷缩在桌
子上,另外一只脚脚尖上挑着一只高跟鞋微微晃动,依然酸痛的下身一片狼藉,
下身阴毛被开始凝固的男人精液弄的粘乎乎的,从阴道深处渗出的精液顺着几根
粘在一起的阴毛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大嫂嘴唇被咬出血来,现在她心中除了
羞愤和怨恨空蕩蕩的……。

  “……清白……”一想到这裏,大嫂痛苦的闭上眼睛,看着自己被半小时
前猛烈抽插红肿未褪的阴唇,大嫂不禁仰天哭诉道:“我的命好苦啊……”

  “自杀,自杀”只有这最终的手段才能维护女性的尊严,可是犹豫了好一会
儿,还是没有鼓起勇气。

  “这次自己也是失去抵抗之后才被奸汙的。”半小时前大嫂过于悲伤,不
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实:一个和自己共事的小伙子奸汙自己。

  “算了,下次一定不能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大嫂终于找到排遣的理由
之后,觉得心情好多了。慢慢好收拾停当之后,脱着疲乏的身体离开了单位。

  接下来的几天好像大家都是相安无事,只是碰面的时候大嫂总是急匆匆的
躲开。看着就在几天之内突然消瘦下去的大嫂,我心裏有点愧疚之情。可是我
知道如果不趁热打铁,这段奇遇就会结束。这可不是我所要求的结果啊!于是我
计划着采取下一步行动。

  一天单位领导下来视察工作,结束的时候要求我们把资料整理了,负责的正
好是三个人,席凯,我和大嫂。

  “真他妈的倒霉,这幺晚了还要加班整理资料,你说呢,大嫂?”席凯不
满道。

  我微笑道:“工作嘛,反正也都得做呗,凯哥你就别罗嗦了,做吧!”

  “嘿嘿,每天下班,你小子跑的最快,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席凯诧异
的说。

  我心裏自然得意这个天降良机会,又怎幺能让他知道。大嫂默默的做着手
上的事情,一言不发,其实心裏早就预感到一种不妙了。

  时针指向了20:00,活儿快忙完了,席凯快步走向厕所,我紧接着也进
去了。

  “他妈的,这块闆子咬打下来,人肯定当场昏过去一个小时,”席凯看着厕
所天花闆一块快脱落的吊顶说,一边拉上裤链,话音没落就被我一棍子敲晕了过
去,“对不起,凯哥,我就是太需要1个小时了。”我怪笑着说。

  这下终于我可以爲所欲爲了,我悄悄打开门,透过缝隙看着大嫂蹲在地上
收拾剩下的文件,裁减得体的西服套裙紧紧包裹着她圆润的屁股,屁股现着迷人
的曲线,肉色丝袜和白色亮皮高跟鞋分厂打眼,上身倒是一件普通的女式衬衣,
“一”字型的乳罩带子在背上勒出一条浅沟。

  “啊!太好了,今天解开你的乳罩花不了什幺功夫啊。”我暗暗高兴。干脆
今天也给她来个突然惊喜吧,于是我悄然闪进门,脱光身上的衣服,一丝不挂,
随手反锁了门,这时候我发现自己的鸡巴已经蠢蠢欲动了,马眼渗出一点淫液。

  “席凯,已经弄好了,你放进去一下吧。”大嫂听到轻微的关门声,头也
没回。

  “是我,大嫂,呵呵!”我微微有点颤音,干笑着,其实因爲精神高度紧
张,我一定笑的很难看。

  “啊!……你……流氓……!”大嫂回头猛然看到赤身裸体的我,知道不
堪回首的一切即将发生,顿时跳了起来。

  “不不,你不要过来,”几天前发生的事情羞愧、耻辱的感觉让她恨不得马
上死去。眼看噩梦又将来临,大嫂慌乱躲闪着伸向她的罪恶之手,绕着办公室
的桌子左右乱转,我一步不离的跟在她后面追,胯下的阴茎已经揭竿而起。

  “不,不要……你不能这样……”大嫂有点语无伦次。

  “爲什幺?你难道不想吗?大嫂,人都有生理需要,何况你很久没有性生
活了,我愿意帮助你。”

  “你给我滚,畜生!”大嫂愤怒了。

  “我都这幺大年纪了,你竟然作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她眼圈发红了。
是啊,想到自己被恪守了几十年的贞操竟然毁于一旦,而且夸张得还是被自己的
同事——一个差不多和自己儿子一样大小的浑小子夺去的,一想到这裏大嫂简
直不能接受。

  就在她一愣神的功夫,我抓住了她,随着我粗壮的手臂一抖便被我摁在桌子
上。

  “不,不要……混蛋……放开我……”她惊道。

  我微笑着幸灾乐祸道:“你叫吧!这房间的隔音很好,没人会听到的!”

  大嫂绝望的反抗着,使劲用手捶我,我一把把她的手按在桌上,她反应很
快,马上双脚蹬在我的胸口。

  “你想把我蹬到墙角?”我哼了一声,原本还有几分怜悯,现在化作一团烈
火,我粗暴的抓住她的美腿,把脸凑上去起劲的亲吻她腿上黑色连裤袜,一边不
失时机的将她裙子掀开。

  “作孽啊!”大嫂音量突然增高了许多,费力的撑起身体,我可没有理会
这些,用脑袋一撞她的乳房,她一下倒了下去,头碰在桌面上,撞击使她有点晕
眩。

  哈哈,我一不做,二不休,双手上下翻飞,挥洒自如,几下功夫大嫂只剩
下乳罩、连裤袜,全身几乎一览无余。

  “大嫂,你今天怎幺没有穿内裤?”我惊喜道。

  一听我的话,大嫂懊恼的埋怨起自己没有及时洗好内裤,以至于今天爲了
省事没有穿。我快速的视线一打量,“哇噻”,那漆黑的森林虽然被肉色的丝袜
所掩盖,依然有几根不安分的阴毛穿透丝袜露了出来,这老女人的阴毛真硬啊!

  我一把抓住其中一只乳房温柔的捏着,仿佛就像是拿着自己的一件东西,摸
她那温暖、柔软的乳房时,那种感觉真是棒得无法加以形容。

  “哎呀~~”清醒了过来的大嫂轻轻惊呼道,双臂本能的挡在胸口,因爲
气愤,原本不大的乳房一起一伏,剎是好看。

  我在她身边趴下来,右手搂住她略微有点赘肉的腰部忽左忽右,左手顺着她
的奶罩边缘慢慢摩挲,一步步我的搜索範围越来越宽,不过我也不时的也在观察
她的反应,她还抱着一线希望象征性的做一些轻微的抵抗。

  我想解开她的奶罩,可是这需要她翻身,想她也不会配合,于是我直接把她
的奶罩往上一撂,绣边的白色老气的奶罩轻微一抖,这熟透了的女人的奶子便完
全展示在我眼前。

  “大嫂,我要吃你的奶。”我看着她睁的大大的眼睛说道。

  “哎呀~~你别……别……”她慌张的一把推开我已经凑向她一个奶头的脑
袋。

  “这老骚货,还挺保守的。”我心想,不管这幺多了,我死死盯着她被自己
手压扁的乳房,看见她有些皱纹的手缝隙中的黑褐色奶头,我猛地用舌尖一挑奶
头,大嫂全身一哆嗦,“不要啊!……我这幺大年纪了,你放过我吧……!”
大嫂带着哭腔哀求道。

  “大嫂,反正我们也发生过了2次两性关係,1次也是性交,2次也是性
交,10000次也是性交,你就答应我吧。”我喘着粗气嘴裏嘟囔着,顺手撕
掉了她粗製滥造的便宜货,她的上身已经全部光了。

  “哎呀……你讨厌,你把我那个(乳罩)弄烂了……我怎幺戴?……嗯……
嗯……啊……不要咬……疼……”她惊叫起来。

  “嗯嗯……啧啧……啧啧……啧啧……”房间裏响起我用力吮吸大嫂奶头
的声音,(声音)“……啧啧……啧啧……”“大嫂,你的奶子好香啊……”
我赞美道,(声音)“……啧啧……啧啧……”“大嫂,你还能分泌奶吗?我
有点饿了……”(声音)“……啧啧……啧啧……”

  我脑袋不停的左右转动,一会儿是右乳房,一会儿是左乳房,2个乳房上全
部都是我亮晶晶的口水,大嫂羞愧的闭上双眼,是啊!自己的这对奶子至今只
有2个男子曾经摸过和吃过,就是自己的丈夫和儿子,要说前2次纯属混乱不堪状态
下自己无奈受辱,还从来没有其他陌生男人触摸过,今天却要眼睁睁的目睹自己
被这个平日衣冠楚楚的禽兽亲吻以至于吃奶,最后还要……

  “啊!不行……”一想到最后的结局,大嫂不敢想象下去,用手抓住我的
后脑勺把我硬生生脱离她的乳房。

  “爲什幺?”我有点不耐烦了,“求求你了,你还年轻,有的是年轻的女孩
子追啊……呜呜……我都是老太婆了,你是在犯罪啊,我……呜呜……”她轻轻
抽泣起来。

  这时我的鸡巴已高高翘起,属于箭在弦上不得不状况,怎幺可能中途收手,
我开始使出全身伎俩,2手左右开工,对她的乳房又抓又捏,手指不停的拨弄一
只奶头,另外一只奶头被我含在嘴裏。我用舌头来回不停搅动,大嫂就是再坚
贞不屈的女人,也受不了这样的挑逗,乳头渐渐树立起来。先前一直不断的反抗
更显微弱。

  乳房传递来阵阵酥麻的感觉直达大脑,这个小伙子忘情的吮吸着有点鬆弛的
乳房,就像当年她初爲人母给自己儿子喂奶的情景一模一样,想到丈夫和儿子,
大嫂大恸不已。一阵快感从她的2腿间猛烈袭来,这时我的阴茎开始侵入她的
腿间,粗壮而有力的龟头顶在她外翻阴唇上。

  “又来了,”大嫂羞恼的想着,爲自己体会到这种快感而孳生了一点罪恶
感,她不禁又暗暗庆幸:“幸亏还有连裤袜,那是我最后的防线了。”

  她眼含泪珠默默地承受着来自理性和生理激烈的斗争,我的龟头有节奏的敲
打,一下接着一下,那考验女人坚贞意誌的撞击和摩擦终于使得大嫂反射一般
收紧了肛门,阴道分泌出了一点亮晶晶的东西。

  “糟糕……坏事了……”大嫂奇怪自己已经过了更年期竟然还有这样的性
欲,其实她已经10多年没有和体弱多病的丈夫有过性生活了,这次竟然被勾起
了这样强烈的欲望。

  一想到那久违的肉体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情景,不想则已,一回忆那些难忘
的夜晚,大嫂脸上泛起一朵红云。我看出了这门道,马上空出一只手挑拨她翻紫色
的阴唇,透过丝袜的摩擦,她仿佛无法承受这种刺激,不时的夹紧她的双腿研磨
着自己的阴部。

  “啊……哟……不……不要嘛……啊……你……你的……手拿开啊……”阿
嫂开始呓语了。

  “大嫂,我要你……要你……”我伸出舌头舔着她耳际,接着我热吻她的
嘴唇,她的牙关一直紧紧地闭合着,于可是我的舌头有如灵山之蛇般在她脖子、嘴
唇、耳际之间游走不停。

  “求你了,我有老公和儿子的,……你叫我今后怎幺做人啊……”

  “我不管……我不管……我要日你……日你……日……”我开始语无伦次起
来,虽然没有看到自己,但是我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鸡巴的力度。

  龟头也混合着我的淫液以及从她丝袜裏面渗透出来的阴水,这个保守的女人
现在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我急不可耐的把她丝袜撕开一个小洞,大嫂的阴部
一览无余,隆突的阴阜外,卷曲的黑灰色的阴毛点缀在阴道口之上。

  她此时也感觉到下身一热,偏头一看,“我的妈呀,他的阴茎好粗好长!”
大嫂条件反射一样和自己的丈夫那短小的阴茎作出了对比,“好可怕,至少有
摩丝瓶子一样大小粗细,要是插进来……哎呀”想到这裏,下身一阵抽搐,她本
能的夹紧双腿,下体不争气的又涌出一股液体。

  “哇,大嫂,想不到你这幺传统的一个贤妻良母这把岁数了,也流了好多
水出来。”我淫亵的笑着。

  大嫂在我的淫秽的语言和笑声下,终于完完全全的背叛了自己的意誌,每
次我的龟头离开她的阴道口,她就会感到一种失落。可是嘴上一直不停道:“不
……不要啊……你不要这样……你不能这样啊……。”

  “大嫂,你真的好美,你的裸体简直诱导我们犯罪啊。”我嘻嘻笑道。

  大嫂无力的抓着我的头髮,好像不能肯定我现在是否决定用阴茎插入她的
身体还是她应该开始继续反抗。

  庄严时刻来临了,我坚决的分开她的双腿。

  “啊,最可怕的事情到来了,”大嫂委屈的流出眼泪,下体开始不停的抽
搐起来,每一次抽搐都会流出大量的阴水,之后的一阵疼痛让她回到了现实,我
的龟头已经陷入她的阴道口裏。

  “不要进来啊……,”大嫂想做最后的努力,用力闭紧双腿,可我已经在
她两腿之间,根本没法合拢。

  “大嫂,我要开始干你了。”我故意把“干”字说的很重。

  大嫂挣扎用右手肘撑起身体一点,用手抓住我的阴茎不让我继续插入,
“实在太大了,我的阴部会损伤的,”大嫂有点害怕的想到。可是这一握,
我的阴茎反而越来越粗壮起来,紫红色的龟头膨胀的一跳一跳把大嫂的阴户
完全撑开,大嫂如同遭到了电击,下身的阴水如同大坝决口一样流了出来。

  这时我再也无法等待,腰一直,屁股一挺,粗大的阴茎随着大嫂的惊呼
声整个末根而入。

  “啊……”大嫂一声惨呼,双腿在我的腰部突然收紧,身体往后一倒之
后在桌子上扭曲着,我停顿下来,亲了亲大嫂的干涩的嘴唇,一边沈着的缓
缓抚摸她那早已涨鼓鼓的乳房,仿佛占有这个女人的身体是理所当然。

  “大嫂,你的阴道好紧,根本不像生过孩子,还是上了50的女人,”

  我的阴茎开始慢慢的滑动,双手也没有閑下来,大力的抓捏她的乳房。

  火热的阴茎仿佛撕裂的大嫂的阴道,“……呜呜……我怎幺对得起丈夫和
儿子……呜呜?”大嫂哭叫着,根深蒂固的道德观念想泡沫一般破灭的感觉和
久违的女性生理需要使得大嫂有如同时在天堂和地狱。

  大嫂哭叫着甩动自己的头髮,不相信这就是现实。强烈的刺激因爲第一次
遭遇这样强悍的阴茎,那种从未有过的充实的感觉传达到大嫂每一处阴道壁和
阴道深处。

  “我成了淫蕩的坏女人了。”大嫂内心挣扎了一会,认命的随我任意
摆布。

  每次我的阴茎进去之后都快速的研磨着,尽量做着旋转,大嫂手指指甲陷
进我肩膀的肉裏,“哦哦……轻一点……你好硬……我痛……轻……轻……轻一
点……”大嫂开始无力的呻吟起来。

  第一次听到这幺熟的女人的呻吟,我就像是得到了鼓励,越发卖力的抽插,
“……噗哧……噗哧……”

  我恶作剧般的一会儿把阴茎突然抽出大嫂的阴道口,一会儿做好蓄势待发
的架势一顶到底,大嫂脸颊上的泪水还没有完全干,可是我知道我这样粗大的
鸡巴和录像上学到的技巧她可以说是闻所未闻,大嫂的阴道越来越滑,流水越
来越多,我低头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大嫂的阴道裏面翻进去然后翻出来,肿胀无
比的阴唇也夸张的吞吞吐吐。

  “……嗯……嗯……嗯……嗯………”大嫂低沈的呻吟着,像是受伤的野
兽。

  看到我兴奋抽插她的阴道,她难爲情的闭上眼睛,我的鸡巴大力顶进她的子
宫,她马上睁开双眼张开嘴,好像在说:现在插进我阴道裏面的这个巨棒是你的
吗?是你这个才参加工作的毛头小伙子的吗?

  “大嫂……我要射进你的子宫……我日……我日……顶……顶……你舒服
吗……告诉我你舒服?”我气喘吁吁大起大落。

  我不失时机的把舌头探进她的嘴裏,和她的香舌搅拌,舔弄。双手在她身上
不知所措的来回抚摸,一会儿乳房,一会儿小腹……。

  “嫂……嫂,你知……道……”我身上汗流如雨,“…这样一句话吗?”
我突然停下来压抑住要射精的沖动,阴茎留在大嫂的子宫口研磨着,“……就
是拳击比赛的时候……有时候……把拳头尽量收回来的原因……”

  “……哦……哦……嗯……不……不知道……”大嫂无意识的把盘在我腰
际的双腿夹紧往她身上拉,显然她已经进入了高潮。

  我慢慢抽出阴茎,停在她阴道口,她睁开眼睛奇怪的看着我,她的眼神传出
炽热的渴望,“……别……停……下……,”因爲第一次做着道德败坏的事令她
很难堪,但是又有来自身体深处原始欲望的追求的矛盾撞击,她的声音细小的几
不可闻。

  “是爲了再次打出去更有力……嘿……”我剎那发力插进去。

  “啊……”大嫂忍受不了这样的沖击,痛苦不堪的闭上眼睛,一声哀嚎,
我的阴囊“劈劈啪啪”的抽打她的阴户。

  “我受不了……了……你快射了吧……。”

  “…嘘……嘘……不……等会儿啊……大嫂……你的……阴道好美……”

  大嫂此时阴道已经全然失去控製一般配合我的阴茎一张一合,阴道壁紧紧
的包裹我的阴茎,我们不断流出的淫水因爲性器官反覆的撞击而粘稠,大嫂这
时候简直如同变了一个人似的,两腿不知廉耻的一会儿大大张开迎合我的阴茎沖
击,一会搭在我的腰部主动用腿勾引我的身体摆动。

  “……哈……哈……哈……哈……”大嫂有节奏的喘气,眼神更加迷乱,
两只手一会儿抓住我后脑勺的头髮,一会儿无从选择的在办公桌上摸索着什幺,
时而又攥紧拳头。

  “……哼……哼……哼……”她呜咽般哼着,叫着:“……快……我……真
……真的受……不……了……”,当我的阴茎做最后沖击时刻,大嫂的阴精一
下喷了出来,烫得我“……呀……呀……”的忍不住快乐的叫嚷。

  迷糊之中,大嫂觉得自己的两条腿被我扛了起来,这下我们的性器官结合
的更加紧密了,几乎每次的抽插都直达大嫂的子宫口,因爲我着实觉得她的子宫
口,就像一张小嘴在轻轻咬我的龟头,“蔔唧、蔔唧、蔔唧……”抽插了几百下
之后,大嫂生殖器传来令人血脉膨胀的声音。

  这就是成熟女人啊,一旦她们放下平时宽厚温情的一面,赤裸着身体被你压
在身下的时候,她们那种大地一样丰厚的温情和耐性毫无保留的绽放出性欲激射
的花朵,大嫂就是这样的女人,原本已经打算颓然老去的她,此时此刻就在我
身下或低声吟唱,或激情高叫,那种体验是一般年轻女子所不能带来的。

  看看现在我身下这个平日端庄的老同誌意乱情迷的样子吧:沾满大嫂淫液
的茎体在她肉感的小穴进进出出蕩人心魄。她的阴道一阵阵缩紧,仿佛在吮吸我
的龟头,预示着每一次她的高潮的来临。

  每一次阴茎的沖撞都会导緻大嫂的连锁反应:“咕唧”一下鸡巴插入,戴
大嫂“……哎呀……”幽怨的一声高叫,隆起的下腹部被顶的肌肉收缩挤压成了
小山丘,肿胀的乳房随之一阵乱晃。

  “……戴……大嫂……我……要……射……了……”到了喷发的临界边缘,
我的阴茎倍于平日的几倍,大嫂更加难以承受这样的快感,发出近似于哭的呻
吟。

  突然,我的脊背一股酥麻,成熟女人的经验也告诉大嫂,她放下女人的矜
持,不顾一切的挺起下身接收我阴茎破釜沈舟一般的最后一击。

  “啊……”我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歎息,青年男子浓烈的精液喷洒在大嫂
的花心深处,大嫂也回报一阵阵热流。

  一阵激烈的喘息之后,一切终归于平静。办公室裏静悄悄的,连针落在地上
的声音都能够听见……

  “大嫂,我真对不起你,可是我一看到你就实在是忍不住……我好想和你
发生肉体关係。”

  “完了……”此刻大嫂万念俱灰,想到刚才和这个比自己小30岁的年轻
男人,“真荒唐啊,自己过去这幺的传统和理智,竟然今天也作出这样见不得人
的事情。”就算是开头是他依仗身强力壮逼迫,可是自己居然在后来的阶段这幺
投入,甚至和自己的丈夫做爱也从来没有经曆过这样完美的风暴。

  “我这是怎幺了?”大嫂心裏一遍一遍的问自己。

  泪水无声的顺着大嫂的脸颊往下滑落,我宽慰着她,“大嫂,我知道你
想的,你失身于我,像你这样有家庭有丈夫和孩子的女人一下子从思想上不能接
收是可以理解的。”

  听到我这话,大嫂羞惭满面,捂着脸哭起来,“都是你啊!我的晚节竟然
被你……”说道这裏大嫂嚎啕不已,双乳晃动着。

  我控製不住趴在她胸口又亲又摸,大嫂有些厌恶的推开我的头。

  “大嫂,反正我们也既成了事实了,刚才你不是也觉得很快活吗?”

  “……我……我是被你奸汙的……”大嫂委屈的呸了我一口。

  “奸汙?奸汙你刚才配合的我这幺好?你叫床的呻吟声音好快活,就像是唱
歌一样!”我没有夸张。

  我使劲掰过大嫂的头靠在我怀裏,“大嫂,你今后就是我的人了,我想天
天要你,你想,你都这幺大岁数了,恐怕还没有真正享受作女人的欢乐。”

  “呸,你什幺都知道吗?”

  “是的,我知道啊,你和你丈夫本来感情就不很好,而且他身体又……满足
不了你嘛!”我放肆的大小起来。大嫂被我搂在怀裏没有抗拒。

  “你既然作了我的女人,我一定会真心对你的,不会嫌你老的,放心吧!而
且你刚才的表现真的很激情啊,就像30多岁的少妇,风情万种,好淫蕩啊!”
我意犹未尽的夸赞大嫂。

  “是啊,既然都这样了,反正我也不是什幺黄花闺女了。”长期平淡的婚姻
生活早也使大嫂産生了厌倦和无奈,除了自己儿子,对自己的丈夫其实没有什
幺感情可言。

  在我的双手不住的揉搓之下,大嫂的奶头再次渐渐苏醒起来,我的鸡巴也
跃跃欲试。

  “真给他说準了,更没想到自己一把年龄,性欲竟然并没有怎幺减退……”
大嫂脸上有些泛红,努力克製自己的结果今天总于被他带动起来。大嫂没头
没脑想着心事,把头往我怀裏拱了拱。

  我感觉到这种转变,得寸进尺的用食指来回拨弄着她的阴蒂,爲了更加确凿
的证明自己的想法,我干脆把大嫂的手按在我恢複硬度的阴茎上。

  大嫂开始不愿意,几番牵强之后,勉强害臊的半抓住我的阴茎,刚才散花
传种,云雨绸缅的情景放电影一样在脑海一幕幕清晰的闪现着,“原来自己白作
了51年的女人,他的阴茎好大,这幺小的孩子,怎幺这幺大?”大嫂羞涩的
把头埋入我的怀裏幸福的想到,“今天自己才真真正正的作了一回女人。”

  我们就这样相互拥抱着,轻轻的抚摸对方的身体,偶尔耳语一阵,更多时间
就是回想刚才曆曆在目的性交过程,我知道,要使大嫂全身心的属于我,有待
时日。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