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马女神被查暴露问题 业余马拉松环境亟待治理

  ■本报记者 姚勤毅

  “半马女神”李文杰日前被查出服用兴奋剂,引得舆论一片哗然。记者从国内马拉松资深人士处了解到,该事件绝非个案,业余马拉松赛事亟待加强规范管理。

  一些城市急于借办赛扩大影响

  2016年4月30日、5月1日、5月2日,李文杰在宁波、厦门和湖北荆门这三地连续跑了三场半马,拿到两个冠军一个亚军。这个成绩,已违背运动员比赛间休整的一系列客观规律。6月25日和26日,她又在重庆和宁波两地隔日连续夺冠。

  李文杰2017年转型全马,最好成绩是2小时40分左右(2017年武汉马拉松),但11月青岛马拉松,她只跑出3小时06分,获得第三。这场她“发挥不佳”的比赛,最终让她“落网”。

  国家中长跑青年队主教练李国强表示,这些年,不少地区扎堆举办马拉松赛事,但真正被国际田联收录的赛事不多。一些办赛的小城市对于兴奋剂的监管薄弱,而对运动员成绩的追求欲望强烈,这体现在丰厚的奖金上。其背后是急功近利,想利用马拉松赛事迅速打响城市知名度,扩大旅游品牌影响力。说到底,办赛者并不是非常懂得和尊重马拉松规律。

  李文杰的冠军在国际田联没有覆盖的中小比赛中拿到,尤其是监管存在很大问题的半马。据网友统计,她在2016年拿下27个半马冠军,奖金达20多万元。

  这些小城市马拉松的冠军为什么这么好拿?一方面是选手方便逃脱兴奋剂检查,另一方面是国内专业运动员不允许参加这类业余比赛。专业运动员每年都有大赛任务,如全国田径锦标赛、大奖赛、冠军赛等,而一位专业运动员要在大赛创造佳绩,需要系统训练和调整,一年能参加的赛事数量十分有限。结果就变成奖金较高的业余马拉松赛,往往由来自非洲的运动员包办奖金,他们看不上的一些比赛,自有国内一批“奖金跑者”吃剩下的菜。“个别成绩一般的专业运动员干脆不搞专业了,直接退役去跑业余比赛赚奖金。”一位中长跑国家队的专业人士表示。

  业余马拉松赛事环境亟待治理

  这次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公布的兴奋剂违规运动员名单中,还有一个名字??田径运动员侯艳民。业内人士都知道,侯艳民早已不是专业运动员,而是转型成为黑龙江省马拉松队的教练。业余比赛的奖金诱惑、宽松的运动员检查机制,加上国内的专业选手又不参与,让这些退役的专业选手服兴奋剂参赛,变成一种赚钱途径。

  业余马拉松赛事环境亟待治理,专家建议要从政策上堵,源头上疏。一方面办赛方要加强“查药意识”,另一方面,必须正视马拉松运动对于城市的意义,改掉脱离实际、盲目“求大求全求国际”的毛病。

  李国强认为,“国内商业马拉松赛事,应将参赛者分类为外国运动员、本土运动员、业余跑者等组别。一些小城市的马拉松赛事,大可以再细分为少年组、成年组,或是不同行业的组别。相应增多奖项的数量,降低奖金的金额,做出有特色、契合自己城市的品牌赛事,比盲目追求成绩要出彩得多。”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vasuagarbathi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