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意见】假大空、伪高级、纸片人 国产悬疑片拍得不如网剧

文丨哈麦

1

热门小说打底,原著作者雷米参与编剧,老牌电视剧导演徐纪周执导,明星演员邓超、阮经天、刘诗诗主演,吊足了观众胃口的《心理罪之城市之光》,还是扑了。

急吼吼推进的叙事节奏,极尽风格化处理的布景和摄影,急促狂躁的配乐,癫狂外放的表演。导演和演员们看起来很用力,生怕观众看不出这是一部悬疑片。可这所有“高级”的东西凑在一起,并没有让人觉得《城市之光》是一部好看的电影,反而有一种强烈的“假大空”之感。

形式做足了,但是悬疑电影最本质的东西——故事、人物、逻辑,都没处理好。

从第一场戏开始,就为拍而拍,人物的行为逻辑看不懂。刘诗诗饰演的刑警米楠追疑犯,疑犯逃上了摩天轮,米楠就跟着爬上了摩天轮。如果是一个真的刑警,这时候疑犯已经无处可逃了,你不应该守在下面就能拿住他吗,为什么非要爬上去逞能,不怕疑犯一紧张摔死吗?还有,这场戏,对于整个故事,还有米楠这个人物,到底起了什么作用?

邓超饰演的神探方木嘴巴一张,就说出了连环杀人犯的身高、体重,还知道他的衣品不错。可是,推理的依据是什么?只是因为我是个有主角光环的“天才”?

阮经天的角色江亚更不经推敲。本来一个非常冷静、严谨的犯罪天才,到后来就变成了心理防线脆弱,歇斯底里的神经病。童年阴影、家庭暴力、人性黑暗、网络暴民这些老梗,用好了可以很抓人,但为什么看到最后,感觉是全是虚张声势,表面功夫呢?

还有,为什么非得加进那条米楠和方木没有铺垫的感情线?米楠怎么就突然爱上了方木,没看到他们的关系除了搭档工作外,有多熟啊。

2

可能有人觉得不要过分苛刻吧,国内审查那么严,能做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但放宽一点看,以前被大家认为多是粗制滥造的网剧,如今都已经大幅提升,出现了像《白夜追凶》、《无证之罪》这样口碑很好的作品。有更多资源支持的电影,为什么就拍不出精品?

3

《白夜追凶》里,潘粤明饰演的关宏峰也是个神探,也能像方木一样轻松地推定凶手的特征。但关宏峰每做一项推定,借着他身边的新人周舒桐之口问出,都会有详细依据的交代。比如第一集中,关宏峰对抛尸案凶手的推定。

《白夜追凶》

周舒桐:关老师啊,为什么是41号鞋呢?

关宏峰(这时候的真实身份是关宏宇):因为吧,工地上发生的第一起案件里,尸坑中有几组脚印,其中一组穿41号鞋的,应当就是凶手的足迹。

周舒桐:这几组脚印里,您是怎么知道哪组是凶手的呢?

关宏峰:你记得我们在学习的时候分析过类似的案例,几个包裹,每个包裹都十几公斤,拿着这么沉的东西,凶手的脚印要比其他人的更深。况且,正常人走路都是前深后浅,脚掌先着地,但抛尸的时候,中心自然转移到了脚跟的位置。所以,尸坑边上留下凶手脚印是前浅后深。以这个作为标准,就不难辨认出凶手的脚印。

周舒桐:那凶手的身高,也是通过足迹来推算出来的吗?

关宏峰:是的,通过凶手步伐的间距,可以推算出他的身高。这起案件中,凶手足迹的步伐间距不足60公分,所以可以推算出,这个凶手的身高在一米七左右。

周舒桐:还有,关于凶手的惯用手是左手呢?

关宏峰:凶手的足迹显示,抛尸的时候,他的支撑脚是左脚。而且从尸体切口的发力方向来看,他是左手持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凶手的左手就是惯用手。

这些罪案悬疑戏该有的细节,不管是在李易峰版的《心理罪》里,还是邓超版的《心理罪》里,都看不到。李易峰演的那个方木,甚至能一口气说出凶手的年龄、身高、体重、头发的长短、面容的颜色、眼袋、眼圈、眼神、嘴唇的薄厚等等,观众唯一可以找的交代只是,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情感缺失,拥有了超越常人的洞察力。这到底是神探还是“神棍”呢?

4

再说说真实感。让观众相信,这是现实题材戏最起码的一个标准。可不知为什么,这几年这一大类的电影,《盲证》、《捉迷藏》、《少年》、《嫌疑人X的献身》、《记忆大师》、《绑架者》、《心理罪》……很多都在一个劲儿地架空,追求高大上。

在这方面,《无证之罪》就是一个很好的正例。

这部剧把背景设在寒冷的哈尔滨,实景拍摄,让故事有了真实的着落。每一个穿着大棉服,哈着热气出场的人物,也都有了特别的质感。

叙事上,也是靠扎实的刑侦细节推进,缓缓而来,就像是那里的人的生活节奏。

最重要的是,这部电影里的人物,都做到了说人话,做人事,有血有肉,而不是纸片式的。比如秦昊饰演的严良,是个有能力的警察,但他不像邓超演的方木一样高高在上、精英气质,距离观众很远。严良曾经因为一个案子,被贬到派出所里,有才华不能施展。他秉性痞,生活邋遢,婚姻也很糟糕。

剧里第一集中一场戏就生动地交代了他的状态。严良坐在马桶上一边拉屎一边玩玩斗地主,嘴里嘟囔着:“打什么对儿啊,个傻。”然后老婆打来了电话,他骂了一句“靠”,接上了。

《无证之罪》

老婆:严良

严良:又干啥?(不耐烦)

老婆:家里怎么样啊?

严良:跟你有关系吗?

老婆:我的花儿呢?

严良:死了

老婆:金鱼

严良:早死了

严良:你还有别的事儿吗

老婆:没事儿了

严良:你要没事儿你赶紧回来啊,咱把手续办了,我最烦人墨迹了。还有你,啊……

话还没说完,老婆那边就挂了电话。

短短的一场戏,用很接地气的场景和台词,把人物的生活状态交代地清清楚楚,这个坐在马桶上斗地主的警察,也跟我们身边的某一个人一样,瞬间立体了起来。

再看看李易峰版的《心理罪》里是怎么描写人物的。“方木,你好像躲在一个看上去透明,但是厚厚的壳子里。我可以帮你打碎它,就像打碎一面镜子,其实没有那么难,就是一挥拳,即使手破了,又能流多少血呢?”这华丽的辞藻,这文绉绉的逼格,可是,怎么也没法从剧情里看出人物的这些特征啊。

《心理罪》

5

这几年,一个大趋势是,罪案悬疑题材确实很热。但电影里的精品少之又少,能数出来的也就《白日焰火》、《烈日灼心》、《暴雪将至》几部,多数都或多或少地不着调。

而后起的网剧,整体品质的提升,似乎要比电影快很多。

在题材的新鲜度上,在挑战审查的尺度上,在深刻主题的挖掘上,暂且不比,光是如何把故事和人物拍得让观众相信这点上,国产悬疑片,真的应该向网剧学习学习。

来源:中国电影产业

最新更新时间:12/25 11:42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vasuagarbathies.com